Alice

我要記得,在神的眼中,我的靈魂是極其寶貴的。我要因他的名祝福自己更善、更美、更懂得愛的力量,敞開心扉用善意對待那些無心傷害我的人。

夜晚的夢從不會騙人,那些撕裂的傷口都在,把自以為已經放下的又一幕幕上演。一想到回家,就心裡堵得慌,面對父母,我心裡有無數的祝福送給他們,可是真實面對他們的時候卻又有很多無法言說的略不平靜的怒意。我知道他們只是在用他們的方式愛我。
可是這份愛裡包含了太多的憂慮和否定,讓靈魂被壓抑在親情的高山下,離開他們,至少我可以專心仰望神,不會遷怒於誰;可是回去,我似乎就有了可抱怨的對象。我知道他們即使再努力也不會變成我期盼的樣子,我也無法得到安慰和心靈的依靠。
也許這就是功課,在親人面前即使得不到最適合的愛,也依然要去愛和接納,是神在考驗我的信心。
不得不說,出門後心情是比在家好。唉…

好累好累,可是還沒開始。😂

很想留在大理

好像越來越接納自己了,不覺得發呆很尷尬,也不為拍照時臉上的不對稱而害羞,也不介意別人怎麼看我。嗯,我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的啊:)

因為身體的原因,我一直是個不太自信的人;由於從小陽氣和正氣不足,所以我常常話很少,發著呆,有時候會反應不過來,於是就乾脆不反應。這次來昆明有很多不適應的地方,語言是其中最大的問題。但是我很感恩的是:放下了對自己無用的執著,也更不介意別人怎樣看待我了;我接納了不被接納這件事。也許從世俗的角度看來我是那麼傻,不靈活變通,平時祇會說"好,我知道了,嗯。"但我一直默默守住心裡的那個真理,盡量溫柔承擔。有委屈的時候,傷心不被接納的感覺,但最終我的心又被撐開了一點點,那種感覺真好。(我們暫居在這世上,被肉體所牽制,我看聰明人反而憂慮更多。其實今天所看重的一切,明天不過是一堆塵土,今天看似機力忍耐,回頭看看根本不值得一提,所謂忍耐的那些事,也根本沒有那麼重要。)對於已經過去的一切,我看到很多自己的不義,我只有感恩。只是我還會很緊張,想哭,偶爾撒旦會在心裡激動我,我想是一種習慣的狀態吧,在家的時候我也都是鎖著房門的,而住在珊這裡,房門不鎖,我們連院門都不鎖,沒準偶爾還有小老鼠來串門,但我也覺得無所謂。可是脊背仍然發涼,心裡發慌,大概還是體質和心底裡的問題吧,可我也不知道我在緊張什麼。。這次在路上的感覺很平淡,沒有什麼興奮開心的感覺,只是隨著命運的指引,神都會安排的。[微笑][月亮]

剛剛真的很生氣,但是慶幸自己沒有任性地說話和行動。人與人之間,真的不是我心換你心這樣簡單,教養也不會因為你是老師或貴族就多一些;只有自己多忍耐,改變自己的心。也許我們所謂忍耐的事情並沒有那麼重要。

該努力的都努力去做了,剩下的就交給神吧。

獨自逛南屏街,在新華書店待了半個下午,然後坐在廣場上曬太陽看鯉魚,不感覺孤獨,祇感到陽光撒在身上的溫暖和滿足。

在我眼裡,來來往往的人兒,他們都是一樣的,區別越來越小,幾乎不存在了,我看到了眾生平等。

大部份人,都只能看到身邊人的缺點,會表現地挑剔、不滿、諷刺;但是如果我看到Ta這樣對我,我仍然祇看到Ta的優點呢?好像就在剛才的一瞬間,我接納了不被接納的感覺,也許只有一瞬間的開闊,然而那種沒有忍耐的感覺真好。
看到朋友圈裡有人說:"想起来小时候学拳,老师傅说:拳要练千遍万遍,一只手端着碗米饭,一边吃着饭,一边还得打着拳。卓越的高手,都得这样。"我想,忍耐跟平和也是一樣的,需要讓心痛過,苦過千百遍,然後在某個瞬間,七經八脈都被打通,心裡也變得輕靈,之前所受過的苦才真正有了意義。


阿甘正傳
阿飛正傳
波吉亞家族
權利的遊戲
日劇若干

每天都要記得讀經禱告